这个电话不寻常04月19日 00:35

冬日的黄昏,海边的人迹渐渐稀少,我沿着海陵岛的海滨公路独步。 大海已失去往日的浮躁,安详如矍铄的老人;秋收剥去了田野华丽的盛装,旱地和道路两旁的树木越发显得低调,一阵海风习……

浏览全文阅读(319)

上高中的时候,熊志平睡在我的上铺。 他啊,长得高大威猛,一张瓜子脸上镶嵌着两只机灵的大眼睛,眼睛之下是一具高挺的鼻梁,一副轻巧的眼镜与它相映成趣,一看就是一个“潇洒男&……

浏览全文阅读(317)
粉红色的回忆04月18日 19:36

秀,我的高中同学。比我小一两岁吧。 学生时代,她是一个丰满无比的丫头,胖脸蛋儿永远红扑扑的,笑的时候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。 1988年,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广州工作,她在广州的华南……

浏览全文阅读(517)
楼下那片苦楝树04月15日 11:12

我从小就喜欢苦楝树,从叶到花到果没有原因的喜欢,就像贾宝玉见到林妹妹那般,眼前分明是外来客,心底恰似旧时友。 在我家楼下的小区里,生长着一片苦楝树。一年四季,苦楝树就像士兵……

浏览全文阅读(608)
离家的时候04月15日 11:11

那年夏天,我考上了省属重点中学---南县一中。 我去县城读高中的消息,经乡亲们渲染,变得“十分重大”。母亲面色灰暗,心绪不宁,有时候,会莫名地流泪,抹泪时,忍不住又笑,笑……

浏览全文阅读(364)
小镇的夜04月15日 11:11

立春前的鳌头镇,仍刮着微凉的北风。 我坐在宿舍的阳台上。暗黑从远处漫过来,最先漫过田野,然后漫过草木,来到小镇,来到宿舍的阳台上,最后漫过心田,将我轻轻拥在怀里。 袂花江水静……

浏览全文阅读(635)
月光溶溶照小路04月15日 11:10

那天晚上,我与邻村的小朋友打架,伤了对方。他的母亲吵着闹着冲到我家里去了。我不敢回家,独自一人在小路上转悠。 小路的一边是灌溉水田的小溪,水草长得很高,覆盖住窄窄的水面。……

浏览全文阅读(588)

许多时候,我们的时间不是我们自己的。它像一片土地,羊群来了,狼群来了,猎人也来了,上面纷乱布满入侵者的脚印。 我喜欢下班之前的这段时光,太阳斜斜的,光焰钝下来,性急的人已经提前……

浏览全文阅读(857)
多年以后04月15日 11:09

一九八O年秋天,我们怀揣少年的梦想,带着征服性的自信,满怀对名校的向往,来到省重点中学——南县一中。 那年,我们十六岁。 走进学校,先远远看见校园里一排排槐树,在九……

浏览全文阅读(455)
乡村的声音04月15日 11:08

声音,是乡村的灵魂。 凌晨四五点,谁家的公鸡睡醒了,扑棱扑棱,抖抖精神,引颈长鸣。它的声音还没落下来,就有了此起彼伏的回应,仿佛这只公鸡是在领唱。 更为神奇的是,树上的鸟儿也争……

浏览全文阅读(28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