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      韦斯特天资聪慧,少年时代就看过西方古典四大名著:荷马的《史诗》、但丁的《神曲》、歌德的《浮士德》、莎士比亚的《哈姆雷特》。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,因为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爷爷,这天,他问爸爸:“我们家里怎么连一张爷爷的照片都没有呢?难道他没拍过照片?”   爸爸沉重地叹了口气,说:“在我很小的时候,你爷爷就过世了,我见过一些他的照片,可后来照片突然都不见了。你爷爷很富有,长得也很帅气。我们现在住着大庄园,能过上这么好的生活,都是因为你爷爷带给我们的。”     韦斯特听了,越发佩服从没见过的爷爷...

  • 归巢

    2020-08-16

    刚入六月,炙热的阳光就扒尽了人身上的春装,魅惑的季节开始了。 京广高速途经河北的半道,一辆前轮没气的黑色轿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,一位 35 岁左右 的男人靠着车门默默地抽着烟,(车门处靠着一位默默抽烟的男人,约莫 30 多岁左右,)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有些疲惫。透过车窗,一位年轻靓丽的女子正坐在车里听电话,不时斜着眼看看窗外的男人,但并没说话。(却始终没说什么。) 阳光拉长了路边树木的影子,一个个低飞的轿车呼啸而过。伴随着一声怒吼,这一切都被打破了。 “王笑文,你个王八蛋,你到底什么时候离婚!”车内的...

  • 爱心接力

    2020-05-26

           尽管户外天寒地冻,耿树清的冬暖蔬菜大棚内却是生机勃勃、春意盎然。鸡叫头遍的时候,老耿和老伴就在大棚里忙活开了。等把一畦畦白菜扳倒,老耿的头上已经飘起热气,他甩掉棉衣,坐在田埂上歇息。老伴嗔道:“现在还是三九天,你怎么就脱掉棉袄?“      “一干活就不冷了。”老耿站起来,顺手拿起一个编织袋,双手张开口子,“装袋吧,赶早不赶晚。”    老伴没有动,用袖子擦拭一下鼻尖的汗珠:“能不能不去?”老耿瞪了老伴一眼:“废话,吐出来的唾沫咋能舔起来?”      “大年三十,人家都是往家赶,你呢...

  • 生命感悟

    2020-05-25

           眼看就要过年了,周强与杜敏为除夕夜在谁家过闹得不可开交。按原先约定俗成之规定,两家轮流过。去年在岳父母家过得除夕,今年该在周强家过。然而妻子杜敏家远在英国的舅舅十多年后第一次携全家回国过年,难得全家团聚。        妻子提出来:“周强,能不能通融一下。跟妈说一下今年情况特殊,明年一定回家过除夕”。 周强很为难,父亲刚过逝不久,弟弟在部队不能回家,早跟母亲打过招呼。今年夫妻俩带九岁的女儿珍珍回奶奶家欢度除夕。     “不行,如果我们不回去。母亲会很失望。你跟舅舅解释一下,初二,我们...

  • 逆行者

    2020-05-13

      ...

  • 差不多先生

    2020-05-02

      差不多先生何许人也?曰:安徽安庆人也。爸爸姓甄,据说是甄士隐的后人,妈妈姓马,据说是马皇后的族人,孩子2010年正月出生,正好属虎,于是爷爷做主,给孙子取名甄马虎,虽然家里人大多反对取这个名字,但是他表示名字都是反的,(有点拨乱反正的意思)加上老人家在当地混得有模有样,是个承包工程的大老板,在家又是绝对的权威,家人也不好违逆老爷子的意思,慢慢地也就习惯了这个难听的名字。   上小学二年级时,数学老师问他:“甄马虎,你什么时候能把作业交给我?”   “差不多了吧?”甄马虎心不在焉地答...

  •   【传奇小说】<br/><br/>  小兰是一名初三女生,虽有点男孩的毛手毛脚习惯,但小巧玲珑的身材还是惹人喜爱的,只是性格有点内向,平时只跟家里人说几句话,就连最要好的同学一天也说不上两句话,一般都是以“嗯”等极为简短的句子应付了事。爸爸是一名政府机关干部,最近一段时间,由于防疫的需要,很少回家。妈妈是一名传染病医院的医生,工作很辛苦,这不,疫情刚刚结束,回到家都不想说话,不想做家务。所以家里显得又脏又乱,东西摆放无序,经常是锅在厨房,锅盖在客厅的桌子下面,有时拖鞋门里一只,门...

  • 媒婆马大嘴

    2020-04-24

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媒婆马大嘴 马大嘴何许人也,媒婆也,男的!可怜的女媒婆们在他的面前相形见绌,失去了饭碗,因为他能说会道,在A县这个小县城方圆百里之内,无人不晓,无人不知。大嘴又矮又胖,皮肤褶皱,长相酷似蛤蟆,嘴巴大如洪钟,整天说大话,吹大牛,见利就钻,与人见面熟,嘴甜,会哄人,像抹了蜂蜜一样,能把死的说成活的,把丑说成美的,能把猪八戒说成唐僧,能把母猪吹上树。吃过亏的人都是这样评价他的: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,也不要...

  • 有一只特别想看见大鱼的小白鼠 它历尽千辛万苦用上了它这辈子 最后的运气,最后的勇气,最后的努力 它看见了那在阳光下沐浴的流线 真的有传说中的那样美 可是,它显然忘了 大鱼喜欢的永远只是大海 相融以沫的,只是大海罢了 那么渺小,那么卑微的小白鼠 它,终究不属于大海 那刺骨的海水,那咸到心里的味道 终究,不适合它 但是,回头太难······ 它渐渐没有了力气,再也无法转身回头 再也,无法再前进一步······ 落日余晖 模糊的视线里 它似乎又看见了那大鱼在余晖下闪着光...

  • 晌午,我躺在转椅上,手中正捧着一本书静静地读,门框上有几盆绿萝的枝叶已经垂了下来不少,在布满阳光的地上留下了几条痕迹。 突然,响起了一阵敲门声,我懒懒的起来去开门,拉开门后,门外站着一个身穿衬衫,神色带有几分坚定和憔悴的人。我觉得这个人很熟悉,但嘴巴张了好几次就是叫不出来这个人的名字。这时他终于开口了:“哈哈,老朋友,连我都认不出来了。i'm you good friend.....”听着这熟悉的话语,我初中的那段时光不禁浮现在脑海中,此人正是我的初中是最好的朋友,别人都习惯叫他“王叔”(因为...

总:81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