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正的成熟, 是天真

推荐人:星星鹿 来源: 原创 时间: 2018-12-02 09:36 阅读:
真正的成熟, 是天真

  天真,人生的最高境界

  在电视剧《北京女子图鉴》中,出现过这样一个不讨喜的角色——女主角的上司之一,公司销售经理柳静。

  柳静靠着姑父的关系,在公司当上了经理,却几乎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拍马逢迎、搞小团体、孤立竞争对手身上,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自己的本职工作。

  她还自以为成熟且人情练达,经常摆出一副过来人的嘴脸教育刚入职的新人。

  甚至为了讨好上司,柳静不惜怂恿女下属和公司领导发生婚外不伦之恋。这样的柳静,简直就是中年油腻的最佳代言人。

  也许很多人都误解过成熟的含义,以为像柳静这样世故圆滑、八面玲珑就是成熟。

  周国平曾说:

  “许多人的所谓成熟,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棱角,变得世故而实际了。

  那不是成熟,而是精神的早衰和夭折。

  真正的成熟,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,真实自我的发现,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。”

  真正成熟的人,他们懂得为自己保留这世间最美好的那一份天真,以勇敢无畏的姿态,守护灵魂里的温柔与单纯。

  真正的成熟,是天真。

  天真并不等同于懵懂混沌的状态,而是见识过命运的无常,人性的复杂,深深地了解这一切,却又能够以一颗温柔而又深刻的心超越这一切,保持那份最动人的单纯。

  《菜根谭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势利纷华,不近者为洁,近之而不染者尤洁;机械智巧,不知者为高,知之而不用者尤高。”

  这才是我们所要追求的天真,也是人生的最高境界。

  天真,爱自己的最佳方式

  唐朝诗人里,我最喜欢的既不是诗名大躁的“李杜”,也不是人格魅力超群的王维,而是有“诗豪”之称的刘禹锡。

  因为只有他,历经打击与挫折,却一直很好地保护了自己的本心与个性。

  刘禹锡年轻时,曾经是朝廷的核心人物之一,被当权者所看重,也是一段春风得意的少年时光。

  但好景不长,很快刘禹锡在政治斗争中失败,被顽固的保守势力贬斥至当时尚属蛮荒之地的连州任职。

  十年的挫磨之后,刘禹锡奉召回京,面对炙手可热、满朝趋奉的当朝权贵,刘禹锡丝毫不畏惧,提笔讽刺道:

  紫陌红尘拂面来,无人不道看花回;

  玄都观里桃千树,尽是刘郎去后栽。

  看,你们这些如今鲜花着锦,烈火烹油,人人追捧之人,不过是些在我离开之后想尽办法上位的政治暴发户,只懂得阿谀谄媚,蝇营狗苟而已。

  当朝宰相武元衡因此诗震怒,刘禹锡再次被外放连州,在不断被贬谪、被打压中度过了二十三载的漫长岁月。

  巴山蜀水凄凉地,二十三年弃置身。

  一般人若有此般遭遇,要么心灰意冷,万念俱灭,要么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

  可是,刘禹锡虽世事洞穿,但天真不泯,虽千帆过尽,却不忘初心。

  在最终奉召重回洛阳之时,写下《再游玄都观》:

  百亩庭中半是苔,桃花净尽菜花开。

  种桃道士归何处?前度刘郎今又来。

  不屈而乐观的诗人发问:“我刘禹锡又站起来了,当初打压我的那些权贵呢?他们又去了哪里?不过是被另一拨人替代了罢了。桃花的年代已经过去,菜花又粉墨登场了。”

  这,便是令人景仰的英雄本色。

  世事变幻,人事更迭,我们也许记不清那些复杂阴暗的政治斗争,但记住了这个一直被打压,却一直天真、本性不改的“刘郎”。

  也只有这样的刘郎,才能写出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”,才能写出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。

  只有这样的刘郎能在被政敌四处驱逐,仅剩一破败的容身之所时,在石碑上刻下那篇超凡脱俗、情趣高雅的《陋室铭》。

  刘禹锡知世故,看透了世故,却从不世故。这样的人,身上保留了一种可贵的天真,他们才是真正的成熟。

  天真,并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情,这意味着,你必须有足够的勇气和魄力,来守护好自己的初心。

  初心其实是很温暖很美好的,同时又充满了坚定的力量与蓬勃的气息。

  日本禅宗大师铃木俊隆在《禅者的初心》里这样诠释初心:

  “初心不像老手的心那样饱受各种习性的羁绊。

  它随时准备好去接受、去怀疑,并对所有的可能性敞开。

  只有这样的心才能如实看待万物的本然面貌,一步接着一步前进。”

  守住了初心,才知道初心的好。

  见过太多的阴暗与龌龊,才知道光明和天真的好。

  所以,才会有人说,真正的成熟,就是知世故而不世故,历圆滑而留天真。

  卓别林曾经说过:“当我真正开始爱自己,我才认识到,所有的痛苦和情感的折磨,都只是提醒我:活着,不要违背自己的本心。”

  受过一些挫折,也经历了一些坎坷,你会发现,守住初心,保留天真不仅是你能给予自己最棒的礼物,也是一个人爱自己的最佳方式。

  天真,爱生活的最强动力

  在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舞台上,曾经来过这样一个普通的农妇——白茹云。

  白茹云的生活可以说是充满了不幸与磨难,一个弟弟自幼便罹患脑瘤,另外一个弟弟疑似被骗入传销组织,从此音讯全无。

  家庭的遭遇,已足够令人扼腕,而白茹云自己,又被查出淋巴癌。

  丈夫还要在建筑工地打工挣钱,白茹云只得自己一个人就医、住院,为省钱看病,靠吃开水烫挂面充饥。

  这样惨淡的人生,并没有熄灭白茹云对生活的热爱,这位被疾病折磨得视听能力下降,声带滞涩的普通中年女子,脸上总是带着乐观的微笑。

  一本简陋的《诗词鉴赏》,就足以让她的精神世界丰盈而明亮起来。

  在外人眼里,这样的人生或许是一场灾难,可是白茹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:

  “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等,都是满腹才华的大诗人,他们的人生没有一个是一帆风顺的,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这些都会成为过眼烟云。”

  朴素的话语,蕴含的却是最深刻的哲学奥义。

  真正的成熟,就是虽然生活给予你一次次暴击,但你却依然天真如故,热爱生活一如往昔。

  就像罗曼·罗兰所说的那样:“这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,依然热爱生活。”

  白茹云的成熟,早已经超越了世俗的意义,回归到了生命最本质的天真——爱与平静。

  任你惊涛骇浪,我心温柔如溪流,宁静如湖泊。

  只有拥有了这一份天真,才能永葆对生活的热爱。

  天真,通往大幸福的最优路径

  明朝哲学家、心学集大成者王阳明曾经为了躲避锦衣卫的追杀,藏在一艘商船上。

  商船有一段在大海上迷路,遭遇到狂风巨浪,险些倾覆。后来回忆起这段经历,已经开悟的他却提笔写下《泛海》:

  险夷原不滞胸中,何异浮云过太空?

  夜静海涛三万里,月明飞锡下天风。

  在这坎坷的人世间,面对种种艰难险阻,真正成熟的人可以如驾天风,如凭锡杖,从而飞越这汹涌的大海与沧桑。

  而何谓天风与锡杖?我想,这应该是那颗历经磨难却仍然热爱生活的赤子之心,那份经历过世俗打磨,却依然美好而纯洁的天真本性。

  三毛说:“天真的人,不代表没有见过世界的黑暗,恰恰因为见到过,才知道天真的好。”

  明朝的李贽说:“夫童心者,绝假纯真,最初一念之本心也。”

  人生,真正获得大幸福的人,都是越过成熟抵达天真的人。

  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

本页面《真正的成熟, 是天真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真正的成熟, 是天真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748219.com/meiwen/12093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
美文网 欢迎你在次来访!

点点更健康

点点更健康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