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今公案13——妙手空空

作者: 一江秋水 来源: 原创 时间: 2022-08-16 10:39 阅读:
古今公案13——妙手空空

从前,在某城的郊外,有座豪宅,一色的青砖大瓦屋,高高的院墙,包铜的大门,大门外还有一对威武的石头狮子,这样的建筑说明了主人的富有,与周围那些茅草小屋比起来,显得格外雄伟,鹤立鸡群。

一个炎热的日子,时已偏午。此刻,在这座豪宅的大门台阶上,坐着一个八、九岁的小女孩,扎着两个冲天炮小辫子,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一本书。一会儿,大路上来了一个年轻的卖货郎,挑着货担,摇着卜浪鼓,边走边喊,到了大门前,放下担子休息。小女孩闻声抬头,欢呼一声,把书放在台阶上,跑到货担边,问:

“有没有丁丁糖?”

“有啊。”

“太好了,你等一下,我去找妈妈要钱。”小女孩蹦蹦跳跳推开大门进去了。

小货郎抽出一条大帕子擦擦汗,顺便在台阶上坐下,又顺手拿起书看了看。这一看不打紧,却看出一个武林精英来。

小货郎识得一些字,这本书又写得浅显易懂,既不是什么文学名著,也不是什么武林秘籍,但也不是平常的书,竟是一本——贼书!

小货郎一下子看入了迷,心想,我挑着担四处奔波,一天赚不到几个铜板,养不活自己和母亲,不如照这书做一次,看到底有用没用。只不知这样的书为何会在小女孩之手。

这时小女孩出来了,抢过贼书,递过一个铜板,小货郎敲了一块丁丁糖给她,小女孩接过糖,欢欢喜喜进屋去了。小货郎也挑起担子摇着卜浪鼓走了。

夜幕降临,万家灯火。

豪宅的当家人是一个年逾花甲的老头。他中等身材,孔武结实,头发已然半秃,前额宽阔,鹰目如电,太阳穴微微凸起,面如重枣,显得既威严又慈祥。此刻,他正半躺在马扎子上“咕噜噜”抽着水烟,时不时“扑”地吹一下纸媒子。

隔壁是老头的小儿子的卧室。小儿子外出做生意不在家,只有媳妇在逗三岁的小孙子玩。母子俩在床上玩玻璃弹子,小孩子兴奋得不停地咯咯笑。

突然小孩子哭起来,但只一会儿又不哭了。老头高声问:

“刚才毛毛哭什么?”

“噢,弹子掉地下去了。”媳妇在那边回答。

“掉到床底下了?”

“不,正巧掉在我的鞋里头。”

“哎呀,不好,有贼人进来了! ”老头把水烟放到茶几上,猛地站起身高声道:“阿福阿星,你们快来! ”

应声走进一个仆人模样的精壮汉子和一个半老徐娘的仆妇,垂手听令。

“阿福带几个人,把所有的房间都搜一遍,要仔细。阿星去毛毛房间看看,重点检查床底下。一定要把贼捉住。”

“是,老爷。”两人鞠个躬出去了。

一会儿就听得很多人在各房间进进出出,搜查不速之客。

过了一会儿,仆妇阿星进来报告:“老爷子,查过了,没有生人。”

又过了一会儿,阿福进来报告:“老爷子,各处都搜过了,没发现外人。”

鹰目老者沉思一会,问:“厨房搜了没有?”

“搜了。”

“那个大水缸搜了没有?”

“老爷,”阿福忍住笑意道,“水缸里装滿了水,其它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个瓜瓢浮在水面。”

“瓢是背朝上还是背向下?”

“我想想,是了,是背朝上。”

“快去抓,那贼就躲在水缸里!”

阿福匆匆出去了。阿星不解地问:

“老爷子,为什么瓢背朝上就可以肯定贼躲在水缸里?”

“咳,一般人用过瓢都是背向下放入水缸,瓢背朝上的话,瓢腹与水面就有一个空间,贼人藏在下面才能哹吸。”

正说到这儿,传来一阵喧闹,接着阿富进来:“抓到了,老爷,真的是躲在水缸里。”

“带进来! 你们都退出去。”

那贼浑身湿渌渌的垂头丧气站在老者面前等候发落,却就是午间卖丁丁糖的小货郎。

“坐下吧。”老者和颜悦色地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?家住何处?以何为生?”

“我叫刘达,家住城内,是做小本生意的卖货郎。”那刘达叹一口气,抬起头看着老者,“我想请教老前辈一个问题。”

“哦,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听到说弹子掉到鞋里就断定有贼?”,老者笑笑,“很简单,弹子掉下床,大人就会穿鞋到床底去拣,如果床底下的贼人把弹子放到大人鞋里,大人脚踩到了弹子,就不会再去床下看了。当然啦,也可能弹子正巧掉在鞋里,但慎谨一点总没错。”

“有理有理,唉,都是那书害了我。”刘达道。

“哦,你看到那本书了?是我大孙女下午看的那本吧?告诉你,那书就是我写的! "

刘达大惊,没想到碰见了贼祖师!

“不过我早就洗手不干了,毕竟不是正道啊。”老者又说,“年轻人,你为什么会想到走这歪道?”

刘达轻叹一声,讲出一番话。

原来刘达乃是遗腹子,由于其父过世太早,孤儿寡母被人欺,母子俩赖以生存的小店舖常遭搔扰,所以干脆歇业了,年轻人就挑起了养家糊口的货郎担,但小生意也难做,母子二人也是艰难度日。

“你读过书?”老者又问。

“都是母亲教的。我母亲是独生女,当时外公家境也还可以,所以母亲上了几年私塾。”

“哦,”老者点点头,若有所思。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刘达的手腕,厉声道:“你知书达礼,难道生活一时困难就可以偷东西么?你快叫饶命我才放你!”

刘达登时感到如铁钳钳腕一般,一股大力从内关穴钻进体内,痛得他大汗直冒。但他自幼倔强决不求饶,只是挣扎着说:

“前辈,小子做错事了,一失足成千古恨,任打任罚随你便,但决不求饶。”

老者忽地松手,笑道:“嗯,品性坚定,根骨也不错,可以造就。你愿意跟我练武吗?”

刘达不知眼前老者竟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“空空妙手”,轻功之高,当世无双。他只本能地觉得学武后不再会受人欺侮,所以听了老者的话,大喜过望,连忙拜倒在地,道:“师傅在上,请受徒儿大礼参拜!”道罢,恭恭敬敬叩了三个头。

老者捋着胡须道:“为师姓张名迅,在江湖上有个名头,叫‘飞天鹞’,那是称赞为师的轻功还过得去。今日已晚,你先回去,明日再来。但这学武之事却不要跟你母亲和别的人讲起。”

刘达唯唯喏喏,告辞而出。

后来,刘达勤学苦练,终成武林绝顶高手,并有许多脍炙人口的事迹。

美文网微信号:mw748219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
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点个赞

文档下载

本页面《古今公案13——妙手空空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古今公案13——妙手空空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748219.com/meiwen/15823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
美文网 欢迎你再次来访!

发表评论

点击刷新

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,用户的评论需要经本站审核才能显示出来!

作者介绍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