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芳华》里几个人物的分析

推荐人: 来源: 转载 时间: 2017-12-22 08:44 阅读:
《芳华》里几个人物的分析

  这篇文章主要是写给已经看过这部电影的人,与你们一起探讨一下剧中人物及一些有意思的细节。

第二遍看《芳华》,还是一样的激动与感动,又多次泪湿眼眶。不过,这一次,我对剧中人物又有了新的审视,对电影的细节也有了不同的洞悉与理解。

何小萍与她里敬过的四个军礼

这四个军礼恰是何小萍人生中的四个转折点。何小萍第一次敬军礼是刘峰接她时,叮嘱她不要在人前说破其父是劳改人员一事。何小萍感激之余向刘峰敬了一个礼。刘峰耐心地帮她纠正动作。从这一天起,她光荣地成为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文艺战士,以为自己从此开始脱离苦海,抵近理想人生;第二次是在宿舍当萧穗子向她介绍舍长郝淑雯时,她开心地向其敬了一个礼,却被戏称为耍猴。自从进入这个宿舍,女兵和男兵们对这个女孩的歧视和欺凌便开始了,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二段黑暗;第三个礼是刘峰被下放伐木连在文工团门口道别时,她神情凝重地敬了一个极其标准的军礼。这个军礼包含了她对生活、世俗和人心的理解和定位,更包含了对刘峰的敬重、钦佩、怜惜、爱慕之情,以及两人之间不可逾越的距离鸿沟;第四个礼是向高原骑兵慰问演出时,舞台上,政委极富煽动地话语和响震云霄地向“向何小萍学习的口号”响起时,为报复世俗,而逃避演出的何小萍深受氛围感染,激动地向台下观众敬礼,全心投入舞蹈演出。然而演出结束,她就被下放到了野战医院当护士。印象里她再也没敬过军礼。

除了战争的残酷,生活的压抑与爱情的无望更让她崩溃

再说说何小萍为什么会疯吧。从6岁开始,父亲被送到新疆劳改,母亲改嫁,她便开始了压抑的生活。继父与弟弟妹妹时常欺负她。到了部队,本以为情况会有所改观,生活会渐渐明亮起来,然而新的欺凌又开始了。她身上的汗馊味,她偷穿林丁丁军装拍照,还有那莫须有的搓澡海绵胸垫事件,一起把她牢牢地钉在了耻辱柱上,任人嘲笑与鄙视。舞伴也嫌弃她,不愿意和她跳舞。我觉得从刘峰不顾腰伤,执意做她的舞伴,在众人的白眼中挽救了她的自尊开始,何小萍心里对刘峰的爱便开始萌芽了。再到其父死讯传来,唯有刘峰一直在安慰她、开导她,温暖她,让她淡化心里的悲痛,释放了些许压力。这时她应该已经对刘峰开始有了依赖。但是刘峰是典型人物,正直、善良、优秀,同时也高不可攀。直到刘峰事发被下放要离开文工团,她才开始放下对方的偶像包袱,直面内心如火的爱意,尝试着走近刘峰,最终却还是没有勇气表白。

在战场后方,何小萍回答十六岁的伤兵说,自己算有对象,对象是世上最好最好的人,比雷锋还好,自己配不上他。显然,何小萍所说的对象正是刘峰。由此我断定,压垮何小萍精神最后一根稻草的原因,除了一直以来所受的压抑和委屈,以及过大的人生角色的跳跃和转折外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,她每天面对鲜血淋漓的伤兵和惨不忍睹的烈士遗体,让她格外的担心心上人刘峰的安危。那个烧伤的小战士死了,和她说话第二多(第一多自然是刘峰)的人也离去了,我估计何小萍再度深深地压抑了自己。战后,她成了英雄,而刘峰却查无音讯,何小萍终于崩溃了。以致于当失去右臂的刘峰来医院看她的时候,她双眼定定的望着眼前人,却恍若梦境。让人欣慰的是,何小萍因为听到了熟悉的音乐,看到久违的舞台,重新跳起了自己平生最喜欢的东西——舞蹈,在熟悉的场景中,她逐渐苏醒过来,并且多年后,刘峰终于和她成为了相依为命的伴侣。

何小萍就说到这儿吧,接着说郝淑雯。

郝淑雯和搓澡海绵胸垫事件

接来下说说我关于此事的猜想吧。说心里话,第一遍这个梗我没想通。感觉其主人肯定不是何小萍,但又没想明白究竟是谁。我以为只是不重要的一个人,所以后续没有交待。第二遍看《芳华》我有意留意了一下当时的场景。结果我发现几个小细节。一是在换衣室里郝淑雯骄傲的展示自己的胸,别人也都曲意逢迎地夸奖她。但镜头掠过她的胸,大小并不突出。然后镜头又扫过林丁丁和萧穗子的胸,两人的胸器显得都比郝淑雯的硕大挺拔。如今的冯小刚,其电影作品不可能有多余的,毫无意义的镜头。所以我觉得这是为搓澡海绵胸垫埋下的一个伏笔。最在意胸大胸小的人不正是郝淑雯吗!在“捉赃”的情节中,大家撕扯着何小萍的衣服,翻捡着她的物品,搜索海绵胸垫,这里镜头又几次扫过女兵们的胸部,我赫然发现,郝淑雯紧致的内衣下,胸里明显垫着东西。我忽然印证了之前的猜测,果然,搓澡海绵胸垫是郝淑雯的。正如女兵调侃时所说,针脚很粗糙,应该是趁人不注意时慌乱中赶制出来的。也可能是郝淑雯没怎么干过活,所以针脚才格外粗。郝淑雯这个女孩看似大大咧咧,其实却是个心机婊。开始以高干子弟为傲,到处飞扬跋扈,瞧不起所有不如她身世显赫的人,也相当瞧不起陈灿。虽然对其有好感,但陈灿的身份让她从来不曾考虑过会与发展为情侣。文工团解散之际,陈灿的身份曝光,让她很讶异,觉得他埋得很深。离队的前一天,便和陈灿好了。完全不顾自己的好友萧穗子一直深爱着陈灿。朋友妻不可欺,那么朋友的男友便可夺了吗?是的,这样不光彩不仁义的事,郝淑雯真的干出来了。第一遍看电影时,我觉得这个人物虽然不讨喜,但也没那么讨厌。刘峰被人扣车欺辱的时候,她骂了一句脏话,我觉得她挺有人情味儿。但第二遍看,我觉得郝淑雯太现实,太虚荣,也太有心机了,骨子里和林丁丁是相似的人。于是乎把她归于了讨厌的人里边。

其实还有几个细节说明了她和陈灿的感情基础淡薄。一个细节是散伙酒宴上,陈灿站起来要和战友干杯,郝淑雯使了一个不许的眼色。她可以霸道,但生性自由散漫的陈灿无疑不会喜欢这样的性格。第二个细节是多年后再见面,萧穗子等人问起陈灿如何,郝淑雯说好不容易到海口见面,陈灿只陪她和儿子吃了一顿饭就去三亚拿地了,然后敷衍说他就是喜欢捞钱云云。其实导演和编剧只想告诉大家,陈灿根本不爱郝淑雯,刻意冷落躲避她而已。这一点郝淑雯也心知肚明,但又怎样,她要的不过就是金钱和权势嘛。

接下来再说说刘峰。

从“神”到人的回归

刘峰的好,有目共睹,我就不废话了。我想说说他的弱点和导致其悲剧人生的原因。这个人太不现实,太过浪漫主义。表现在以下几点。一是他的“神性”。电影前段,刘峰很享受“活雷锋”的美誉。这一点本无可厚非,大多数人都喜欢被赞美。但是刘峰太过在乎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了,太能站在别人的角度说话做事了。以致于他逐渐被神化,人的属性和权利却一点一点丧失,几乎要达到不食人间烟火的程度了,那怎么还能被最为世俗的林丁丁所接纳?他的求爱和拥抱把林丁丁吓哭,甚至感到恶心和幻灭——别人都行,他就是不行!刘峰拥抱林丁丁被别人说成林丁丁腐化他。所以为了维护本来已经不好的名声,狗急跳墙的林丁丁才落井下石地告发了刘峰。刘峰只有在爱情面前才开始有了人性的回归。打靶时,宣传干事给林丁丁拍照,刘峰醋意大发,不顾形象地与其大吵一通。林丁丁表示:你好凶哦。这是男人的通病,为了爱变得敏感好斗。这也是人性的体现。接下“摸林丁丁”事发后,离开前,他让何小萍把奖状和纪念品通通丢掉,这也是他要把所有“活雷锋”的印记都丢掉的一个象征。此刻的刘峰已经基本去掉了神性,回归成了面对现实的人。二是他的酸腐浪漫情怀。战场上他英勇冲锋,冒着枪林弹雨抢救陷入沼泽的战友,不幸中弹。在战火暂时停熄的时候,明知动脉射穿不马上医治将命不久矣,却固执地留在战友遗体旁,悲壮地期求自己牺牲在战场上。一方面是对战友情的悲悯和坚守,另一方面他的动机却是他的英雄事迹会广为流传,有可能被编成歌,有可能会被林丁丁唱到。一息尚存的时候,还在惦记一个不爱自己的人,还在梦想用极端的方式引起心上人的注意,不得不说,这样的心理着实有些病态和可悲。至此,刘峰都太不现实了,这也与之后他的无比现实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电影后段,刘峰去要被扣的车,也学会了给人送礼。直至电影结尾,不管什么原因,最终他和何小萍走到了一起,都是他妥协现实的表现。是生活把他再度变成了一个世俗的人。当然变成世俗的人并没什么不好。

最后想说说政委。

一个笑面腹黑的人

笑面好理解,之所以说他腹黑有这么几点原因。一是政委在人前人后没少夸刘峰认可刘峰,也顺水推舟的建议刘峰要去进修培训(之所以这么说,因为还有个隐身人物——首长,也就是文工团团长。政委强调过是首长给刘峰的提拔机会。政委明显没有太过坚持让刘峰进修。但表面功夫已经做的足够了)。但是刘峰出事后,政委并没有出面帮他解围。我相信以政委对刘峰的了解,完全可以为他担保,不至于让其清出文工团。之所以他不表态,很可能是他觉得刘峰的典型已经立不住了,舞也不能跳了,与其冒险保他,不如明哲保身。二是政委对待何小萍的态度。何小萍装病抵触慰问演出,但临阵缺角,政委是怎么做的?他煽动群众的情绪,感染何小萍,让她主动自愿地尽全力完成好慰问演出,圆满完成首长交待给文工团的任务。之后,就以身体原因为由,把何小萍下放到野战医院。甚至不问问她抵触演出的缘由。政委普说到这吧。

本来还想谈几个人物。之前写过影评和对林丁丁的分析,今晚也说得也不少了,所以就此打住了。最后总结一句:我爱这部电影,我爱刘峰,我爱何小萍、萧穗子、林丁丁和郝淑雯。因为他们就是生活的缩影,他们就是另一个我,另一群我们。

本页面《《芳华》里几个人物的分析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《芳华》里几个人物的分析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748219.com/meiwen/11211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
美文网 欢迎你在次来访!

点点更健康

点点更健康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