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了绿帽子也不吭声的土豪

作者: 落日圆 来源: 原创 时间: 2022-05-02 00:22 阅读:

一、美!你太美了——

“小姐——”

“要加菜还是再来箱啤酒?” 一位长得漂亮的女服务员,赶上前来问那喊话的客人,那客人头光无发,额头高高的,眼睛也大。“老子们从昨晚21点就上的席,现在都下夜2点了,再加酒菜,是想把我们撑死,还是醉死?” 女服务员一见那人的模样便有些害怕,更害怕那客人趁着酒性耍橫,她已经有点战战兢兢的了。 “老大说得是!老大说得是。但不知老大——” “老子要听歌!” “这就有些难了,歌手们早就收工了,这深更半夜的,去哪里找得来,” “去哪找都行,我加倍付钱,唱一首歌100元,要是没人来唱,今天这桌酒席的钱款我就不给了——”

那酒楼当晚值班的头有些慌了,出来一看,这伙人不像是一班的客人,看样儿便知是不好惹的主,根本就不敢和他理论,“这可怎么办——” 那女服务员说话了,“头,要不让我试试?”那头看了看她,“你行?”

“也许行!” 那头听到那不确定的回答,本不太放心,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便有心让她去试试。“也许行?倒底是行还是不行?莫把事情搞得更糟呦。” “这结果我也说不好,要不,我就不去了。” 那头虽然担心她不行,但又觉得,这也是能救场的一点点希望,她要真不去,那一点点希望都没了。“那你还是去吧,这事就看你的了,尽量把事做好一点——”

“各位老大,现在实在是找不到歌手,不如让我来给你唱唱,你们看行吗?而且不要钱,只要你们高兴就行。” 那光头客人看了看她,“你就唱吧,唱不好, 那餐费我照样不付。” “那我就唱了。”女服务员喝了点水,清了清嗓子就开始唱。“妹丫头你莫走——” 她唱的是男声,这声音浑厚老成,满座的人一听都惊呆了,“这不就是歌手嘛。” “比白天那几个歌手还唱得好些。” 她变声了,变成了、温柔多情的女声,“哥哥,哥哥我不走,妹妹陪你到白头——” 那温柔多情的声音,使光头那火暴的性情,变得平和了许多。这歌还没唱完,光头就去到了她的近前,“哥还真想你能陪我到白头——” 她唱完了,以为任务完成了,便要退下。那光头不依,“接着唱,唱多少我都给钱,说好是100元一首。” 那服务员见脱不了身,只好接着唱,“鸳鸯双栖蝶双飞——”

“这女娃子唱得好耶,在这里就当个传菜(酒楼服务员中的一种),可惜了——”

“——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,女儿美不美,说什么王权富贵——” 那光头听到女服务员唱到这里,便乘着酒性大声地叫了起来。 “美!你太美了——”

二、地产老板尹中来

那光头叫尹中来,是个石匠出身的地产老板。他如今是家大业大,实足的土豪。他像是在市里有人。因此从来都不缺少建筑项目,这些年来,他可以说是财源广进。

有钱人都喜欢漂亮女人,他也一样。与他分分合合的女人都好几个了,还是没如意。自从见到那年轻漂亮的,歌又唱得好的女服务员后,他色心又起了,他想办法约了她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--

“我们都接触很多次了,觉得你还不是那么讨厌我,虽说我比你大了许多,但是身体却是棒棒的,更重要的是我有钱,你跟了我,我会当你是公主。” “我才不当公主,我要当女王。” “只要你嫁给我,想当啥就当啥,如果还能生下个儿子来,我就把所有财产全部转移在你个人的名下,你就是董事长,那不就是女王了吗。”

“那你呢?” “我就当个经理,帮你管管公司。” “真的?” “真的,我对天发誓,如果我尹中来今天说的话不算数,必遭天打五雷轰。”

三、尹老板想要个儿子

尹中来42岁,除了乡里那原配,给他生过一个傻女儿外,后来的几任老婆俱都无出,他怪着这些女人,这些女人却又怪着他,说是他自己那东西没有用,下不了种。

他时常抱怨老天爷,“不长眼的老天,你真要让我发了财就不发人吗——”

他不甘心,他不断地换着女人,这不,他又想换上这

个会唱歌的女服务员。

他也是诚心诚意的想要个儿子,你看他对那女服务员多好,又是许愿,又是发誓的。

四、贪婪的计划

那女服务员名叫束华,26岁,她原本就有个男朋友。那男朋友叫胡正,是綦阳大酒楼的公子,不过他们的关系还没公开,原因是他爸没同意,这事都拖很久了,他认为时间久一点再去说说,他爸一定会同意的,‘事缓则平’嘛。但他却没想道的是,还会‘久而生变’呢。

直到听说尹中来要娶束华,他才慌了起来,他找上了束华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“你同意了吗?” “还没有。” “你已经是我的人了,不可以再同意别人的。” “可是你老爸不同意我们——” “你再等一等,我会让他同意的,其实我为这事一直都在努力,我真的在努力。” “说实话,我心中也只有你,装不下别人的。” “那你为啥还要想嫁给那光头?” “他能给我十分优渥的生活环境,还说,要是我给他生了个儿子,还可以让我当女王。” “你别异想天开了。” “不是异想天开,他对天发过誓。” “发誓有啥用,听说他那东西根本就没用,你怎么给他生?” 束华一听,先还觉得,这事真还有点不好办。后来想了一下,笑了,“他那东西没用,你那东西也没用?” “可你终归成了他的老婆。” “我在他那里当了女王,你又有了儿子。以后他的老婆、儿子都归你了,这还不够吗?” “照你这样说我还赚大了。” “是呀,你赚大了呀。” 胡正摇了摇头,心里暗道,‘老尹耶,这也是你要了我的女人,所该付出的代价——’

五、尹老板在婚礼时就戴上了绿帽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司仪(在这里就是婚礼主持人)宣布婚礼开始,接着是新人及相关人员入场,接着又向台下的宾客说道:“尊敬的来宾、女士们、先生们,你们好。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尹中来先生,束华小姐的结婚典礼----”接下来又分别地问着两位新人,“尹先生你愿意娶束小姐为妻吗?”“愿意。” “束小姐你——” “愿意。” 接着叫他们“一拜天地,二拜——” 束华的电话响了,她没接,也不方便接,直到司仪叫主婚人讲话——她才打开手机看,是胡正打过来的。于是就给尹中来扯了个谎,“老尹,我肚子疼,有点拉稀,要去趟厕所。” “去吧,去吧,搞快点回来,好一同去给客人们敬酒。” 束华在厅角拨通了胡正的电话,然后在厅角见到了他——

婚礼还在进行,客人们继续听到大厅里的喇叭播出的声音:

——“证婚人讲话。” “——” “亲友代表讲话” “——” “婚礼结束。” 接下来是台上的人退场,宾客们开席——

按说这时候喇叭里就该没声音了,可是喇叭里的声音还在继续。不过播出来的内容,却不是与婚礼有关的了。喇叭里是一对男女在说话,客人们从声音听出来,那里面说话的女人就是新娘——

“——你跑到这里来想干啥?” “我不甘心你就这样嫁给了他,我要你跟我走,走得远远的。” “你不想赚他的财产了吗?” “只怕赚不到!” “你傻呀!我是奉子成婚,尹中来高兴坏了。我就快当女王了,要是跟你走了——” “那孩子真是我的?” “你都知道他那东西没用了,还不信——” “我有点怕——”

厅里那喇叭的功率有点大,这对男女的对话,客人们听得真切,有好事者还录了音。尹中来也听到了,他表面上却做出没什么反映的样子。

喇叭里播出的,的确是束华与胡正的声音,他们自己也听到了,当束华感觉到有些诧异时,胡正才发现她还戴着耳麦,“快把耳麦关掉——”

六、你得好好地把孩子生下来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夫妻我们还能做下去吗?” “老尹,我错了,要不这孩子我们不要,另外生个你自己的。” 束华还想挽回与尹中来的婚姻。 “你们都知道我那东西没用了,能给你种上?” 束华不知道怎么回答了,又不想离开,最后只有哀求地道,“老尹,请不要赶我走,既然你知道这孩子不是你的,我们不要就是,只要你不赶我走,我啥都听你的——” “你让我丢尽了脸,我以后在业内怎样为人。还有,那孩子不是你说不要就不要的。你现还是我的人,除了我以外,任何人去医院签字,把他处理掉了,我都会去法院告你。” “那孩子又不是你的种,干吗非得生下来?” “不管他是谁的种,我都要。你在我们婚姻存续期间生下来的,就是我的。我虽然是个粗人,但也知道这些。我也不会赶你走,我们还是夫妻,你得好好地把孩子生下来,不会亏了你的——”

七、究竟是谁那东西没用

几个月以来,尹中来都戴着绿帽子,还一直受着别人的讥诮。但,他无所谓,他一个劲的等着,等着束华把那孩子生下来。

——孩子生下来了,还真是个儿子,长得也好,尹中来高兴得不得了,但是他对外却很低调,因为在别人眼里,那儿子根本就不是他的。

束华也很喜欢这孩子,不过束华却很是奇怪,他看着这孩子越长越不像胡正。

那孩子的额头和尹中来一样,也长得高高的,眼睛也大大的,小脸胖胖的,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尹中来。“这孩子难不成是老尹的?不应该呀,不是都说他那东西没用吗——”

束华在怀孕前,与两个男人都有关系,又一直都听说是尹中来那东西没用—— 现在她有些糊涂了,她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男人的东西没用。

电话响了,“喂,束华吗?把我儿子抱出来,我想看看。” “先别说看儿子的事,快去医院检查一下你的生育能力。” “咋的呀!你怀疑我那东西没用——” 束华本想关机不说了,她突然想起来了——“我们都在暗地里接触过两年多了,但每次过后都很安全。你不觉得这是个事吗,当时我没在意,你也没在意,或许都觉得对方有问题,现在,只怕是你有问题了——”

八、DNA鉴定报告

“你说谁有问题?我有问题吗?” “我说的是这孩子有问题。” 尹中来不知是啥时候进屋来的,还听到了束华的电话。束华吓了一跳,慌忙搁下电话回答他。

“孩子还那么小,他会有啥问题?” “怎么就没问题,他明明不是你的种,咋就长得那么像你?” “你现在是越来越胆大了,居然敢那么直接地和我说话。” “那是耶,反正你早晚都要赶我走,难不成说委婉点,你就会饶了我不成。” “不会的,你给我生了个儿子,还赶你走?” “跟你生的儿子?那儿子真是你的?” “当然是我的,你看这是我和儿子的DNA鉴定报告。” 束华没去理会他手里的DNA鉴定报告,“这可能吗?不是说你那东西没用吗?再说,你前面那几任都没有生育过——” “那你说这孩子是谁的吗?你肯定比我清楚。”束华不敢说话了,再说下去,就会认为她还有第三个男人,‘可是又哪来的第三个男人——’ “你要说这孩子是姓胡那小子的,是吧?那他得拿出证据来。”尹中来从束华手中把孩子抱过亲了亲,“你看他长得有多像我。” “真是你的?” “DNA报告都在这里,还有假?实话跟你说嘛:我当石匠的时候是受过伤,生育能力也的确受了影响,但我一直都在治疗,在认识你以前,医生就告诉过我,说我的生育能力可能恢复了。” “你没给别人解释?” “我怎么去解释?我去给人家大姑娘说,我有生育能力了,你嫁给我吗?” 束华听了有些发笑,尹中来继续道,“现在我儿子出生了,而且长得又那么像我,那个还会说我那东西没用——”

九、哥哥,哥哥我不走,妹妹陪你到白头,

“既然这儿子是你的,你得履行诺言,让我当女王。” “还想当女王,怕不行了。” “为啥?” “你在婚礼厅的大喇叭里和姓胡那小子说的话,有人给你录了音,还复制给了我,我就凭这录音就可跟你离婚,赶你出门。” “你为啥没赶?” “人们都说长着金刚面孔的人,一般都有一付菩萨心肠,我虽然长得粗鲁,却是心软,如今你又给我生下个儿子,就更不会赶你走了。” 尹中来把从束华手里抱过来的孩子,又还到束华手里,“这孩子是我的,也是你的,你把它好好养着,当好你的老板娘。女王是不会让你当的了,我把所有资产全过给你,让你当了女王,你未必掌得稳,怕是转手就落到姓胡那小子手里,那我怎么办?我儿子怎么办?不是我不履行诺言,是你的心不在我这里。” “你拿捏得好稳呦。” “也不是我要拿捏得那么稳,这份家业是我的心血呀!我知道你心里还揣着姓胡的小子。我虽然不会赶你出门,也不会强留你,你真想要跟他走,就去吧,我还会拿一笔钱给你——” 束华听了好生感动,她抱着孩子哭了起来,她一边哭,一边唱道,“——哥哥,哥哥我不走,妹妹陪你到白头,陪你直到星星不眨眼,陪你直到月亮——”

美文网微信号:mw748219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
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点个赞

本页面《戴了绿帽子也不吭声的土豪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戴了绿帽子也不吭声的土豪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748219.com/meiwen/15506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
美文网 欢迎你再次来访!

发表评论

点击刷新

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,用户的评论需要经本站审核才能显示出来!

作者介绍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