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 又是一年母亲节,每年的这个节日,给我的都是一阵阵刺痛。母亲已离开我们22年了,每每忆起许多往事,仍历历在目,这些刻在骨子里的往事,令我永远无法忘却。<br/><br/>  (一)大家族的母亲<br/><br/>  我的母亲生于一个千年古镇的大户家族。古镇是个水码头,外公家解放前曾经是镇上码头的四大家族之一。外公的父亲是镇上的名绅士。我年少时曾见过他,在记忆中,他高高的个儿,清瘦的身材,穿着非常整洁,留有花白胡须,总拄着一个拐杖,就是现在电视剧里名绅士样子...

  • 一、美!你太美了—— “小姐——” “要加菜还是再来箱啤酒?” 一位长得漂亮的女服务员,赶上前来问那喊话的客人,那客人头光无发,额...

  • 我的故乡

    2022-04-15

    我的故乡下柴市,位于藕池河东岸,是一个古朴而恬静的村落。 站在藕池河的防洪堤上,极目远眺,溪流纵横,湖塘密布,一条抗旱沟从村庄中间穿过,弹着琴奔向远方。 风和日丽的春天,万物复...

  • 年味

    2022-04-15

    一提起“年”,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小时候在老家过年时的情景。 那时候,一进入腊月,我就一天天地数着日子,盼着“年”快快到来。家里穷啊!平日里难得见到油腥...

  • 故乡的雷声

    2022-04-15

    在我的意识里,雷声就是一个警告,是惩罚的由头,是瞬间的凌厉打击和坚决的毁灭。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,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。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,锲入到了我的生...

  • 同树同根

    2022-04-15

    ...

  • 老屋

    2022-04-15

    ...

  • 乡村的秋天

    2022-04-15

    ...

  • ...

  • 二姐如母

    2022-04-15

    ...

总:317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