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、只要你留意一下就会发现,富人身边的富人居多,穷人身边的穷人居多;赚钱的事有人帮更好,但不要一直指望有人帮,更多的时候还得靠自己;读懂富人的思维比帮你都重要,混圈子的实质就是为了学思维。 .2、互联上有句话叫“站在风口上猪都能被吹起来”,意指抓住了互联网的红利期;什么是红利期?简单地说就是“最赚钱的时候”;于是有很多人被吹到了互联网,但还是赚不到钱,而且被吹成了重感冒;通过无数个败鉴说明一个事实:不要跟风,要干自己懂的,学自己感兴趣的,才能摸清自己的特长,然后去发掘它,这样才有可能成功并与众不同。...

  • 背影

    2020-09-02

           早上送初二的儿子到楼下,儿子骑着自行车冲我挥挥手,留给我一个骑车远去的背影。回头送闺女去幼儿园,到了幼儿园闺女冲我挥挥手,留个我一个开心远去的背影。        想起儿子闺女的背影,莫名的有种失落感,不由想起龙应台的一句话,父母子女一场,就是不断地送他的背影渐渐远行。是啊,孩子们在不断的长大,甩开父母的手独立行走,进入幼儿园开始自己的独立生活,步入小学开始学习的生涯,走入中学开始住校,进入大学开始离家远行,直至成家立业有了属于自己的家。。。。。。每一步的前进,每一次的前行,留给父母的都是...

  • 老屋

    2020-07-03

           不知道怎么的,就想起来了老屋!        老屋那时候是标准的三间低矮的茅草顶的房子,那时候砖房很少,我们家的老屋是土胚房,屋顶还露着木檀,那时候也没有吊顶这一说,窗户那时候是木格子的,冬天时候糊上油纸挡风,夏天就揭了,透风凉快,下雨时候雨水直往屋里灌。老屋的中间是堂屋,两侧是东西房,那时候是用门帘的,没有门那一说。东屋爷爷奶奶住,我们大了后也跟着爷爷奶奶一起挤在屋里的大土炕上,土炕连着最东边的灶台,冬天时候最喜欢睡在土炕,暖和。爷娘他们住在西屋。现在想想,老屋太厉害了,居然记得下我...

  • 追忆黑板报

    2020-06-21

    很多年已经过去了,我却对初中时的黑板报难以忘怀。它像是我少年时期的一个好伙伴。它长着高高的个子,皮肤黝黑透亮,穿着鲜艳华丽的衣服挺立在教室外的山墙上。我坐着时光列车悠然驶过十三岁,又蓦然驶过三十岁。它却依然清纯潇洒地站在遥远的时光中,它仍然是一个十三四岁的阳光少年! 记得刚走进初中校园的那天,我便留意到教室外山墙上横着一大块黑板报。它离地面一米多高,涂着一层厚厚的黑油漆,看上去平滑光洁。它分成四五个板块,像是报纸的版面。引人注意的是它上面优美脱俗的字体与插图。那些字体撇捺横折遒劲刚健,端正匀称。在空白处...

  • 饮食男女

    2020-06-13

    我总是想起一家名叫“饮食男女”的餐馆,它像是一座房屋矗立在我的心灵深处,贮满色彩斑斓的回忆。 那是我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,我与四五个同学为了练习英语口语,初春的周末约外教去郊游。外教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,二十四五岁的样子,身材颀长,头发卷曲,一双大大的眼睛闪耀着蓝光。那是他来中国的第三个月,对环境还很陌生。他接到我们的预约后欣然同意,还诙谐地说我们陪他游玩,他就不必花钱请导游了。 我们陪着外教到城郊踏青、放风筝,还在公园的河水中划船。我们玩得很尽兴,在嬉笑交谈间学到零零碎碎的口语。临近中午我饥肠辘辘,...

  • 怀念书信

    2020-06-12

    我突然十分想写信,想提起钢笔像从前一样在信纸上倾吐一番心语,然后步行到邮局寄给远方的朋友。搁笔细想,如今一通电话通达四方,一封电子邮件瞬间远涉山水,一条手机短信或微信顿时飞渡天涯。写信变得多余而落后,还散发着迂腐、顽固的味道儿。朋友若是收到我写的信,必定会十分惊诧,还以为我患了神经病。 掐指算算,我已经十多年没有写过书信了,这些年来我也从未收到过来信。书信,在我们的生活中存在了千百年,曾经令我们朝夕期待,让我们日夜细读,让我们彼此遥望对方的世界。电脑与手机成为我们的新宠之后,书信悄悄地远离生活,在我们的...

  • 春之歌

    2020-06-12

    春天是徒步而来的,它一路上翻山越岭,历经险阻,却从不失约。它穿着华美的盛装,边走边舞,舞动着缤纷飞扬的花裙。它挥洒着温度,洋溢着色彩。我们从漫长的寒冬走出来,更能感受到春天的温婉与明丽。我们嗅着它的芳香,望着它的倩影。锦绣灿烂的花朵是它向我们绽露的笑容。   麦苗在暖阳的爱抚下精神焕发,碧绿发亮。桃树蓓蕾满枝,远望去一团团浅红绛紫,宛如是天上落霞。满坡的油菜花灿若云锦,调和出馥郁的花香。蝴蝶在花丛中蹁跹飞舞,蜜蜂缠着花蕊酿蜜,溪流在微风中荡漾出粼粼笑纹。河堤的杨柳吐翠,枝条旖旎,随风轻轻飘拂。人们褪去厚...

  • 我的作家梦

    2020-06-12

    我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报纸,上面刊登着我撰写的商业软文。我坐在沙发上注视着它,脑海里浮现出很多年前的那张报纸——那是我首次发表作文的报纸,黑色的铅字带着淡香飘然而来。 那年我十三四岁,在故乡读初中。那时候我是一个瘦弱、腼腆的少年。我唯一的爱好就是在日记本上胡涂乱抹,偷偷写点东西。我萌发了一个远大的梦想,就是要成为一名作家,让自己写的文字变成铅字传遍大江南北。现在想起来,我觉得十分好笑,笑过之后便惘然若失。 当时我除了课本与《汉语词典》之外,几乎没有其它读物。偶然语文老师会带来一本薄薄的《中学生阅读》让我...

  • 纸灯笼

    2020-06-12

    每当想起故乡的纸灯笼,一群挑着纸灯笼的孩子在街巷里喧笑嬉闹的场景就浮现在我的脑际。 小的时候春节过后,我们便巴望元宵节。正月十三故乡逢集,老石骑着三轮车满载着大大小小、花花绿绿的纸灯笼到集市上叫卖。他制作的灯笼精巧扎实。村里人大多会花上几毛钱给孩子买一盏纸灯笼,到正月十五的时候让孩子到街上碰纸灯笼。碰灯笼是故乡的老风俗。元宵节那天晚上孩子们提着纸灯笼游荡在街巷里,互相碰撞,看谁的灯笼结实,看谁眼疾手快。 那天晚上,夜幕降临后家家户户的门口燃起萝卜灯。萝卜灯是用白萝卜削割而成的,形状如灯,顶端掏空,在里...

  • 城与人生

    2020-06-09

    夕阳在城市的楼群中渐渐沉落,一抹血红的余晖染在病房的窗子上。那间病房在住院楼的十三层,大概有十余平方米,摆着两张床位,姥姥的病床在内侧,站在窗前可以远眺到高低起伏的楼群与纵横交错的街道。 那是姥姥住院的第二天,我请假到医院探望她。舅舅日夜照顾姥姥目不交睫,眼睛上布满鲜红的血丝,满脸疲惫的神色。我来了之后,他叮嘱我替他照看一下姥姥,药水滴完后要及时按响呼叫按钮,便会有护士来换水。他说完坐在椅子上身体斜靠墙壁,歪着头、合上眼睛很快呼呼睡了。 我静坐在病床旁凝视着铁架上的吊瓶,滴答滴答的输液声好像融合着时间...

总:249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