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的故乡下柴市,距县城二十四公里。沿着下柴市幽幽的古道前行,映入眼帘的是铁铺、油坊、布庄……斑驳的青砖黛瓦,错落有致的高脊飞檐,每一处建筑都尽显民国初期古朴...

  •   桃花绽放的季节,如春天最轻柔的呼唤。在这个时节,每一朵花都宛如大自然的使者,传递着生命的热烈与希望。桃花,以其娇媚的姿态和绚烂的色彩,成为了春天中最迷人的诗篇。遐想一下...

  •     不愧为六月的太阳,一出来就通透光亮,光芒射向大地,按捺不住地穿过竹林,穿过蚕豆田,穿过棉花地,那光带充满了洋洋的喜气。喜气飞上人的脸颊,钻进人的心头,搅得人的心跟着躁动,眼...

  • 回家的时候

    2024-06-09

         汽车在下柴市集镇停住了,我们下了车,卸下行李,我站在路口看着远方伫立很久,嘴里念叨着:“终于到家了!终于到家了!”   村庄里的人都是看着我长大的,看见我了,亲切...

  • 灵魂深处

    2024-06-05

    都说每一个人的生命里都会有那么一个人,他并不是你炙热的初恋,也不一定是与你度过余生的伴侣,可在你心中的某个角落里,始终有他最真实的存在。 很多时候,我们都无法掌控自己的命...

  • 我家的老屋,是藕池河畔的一座茅草房,土木结构,坐西朝东。窗户是木格子的,上面糊着暗黄色的麻布纸,它像一道屏障,无论窗外寒风呼啸抑或雪花飘舞,窗内都是暖暖的。清晨,我满怀期待地推...

  • 你的眼睛

    2024-05-30

      你的眼睛,是深邃的湖泊,藏匿着无尽的温柔与神秘。那仿佛是一个奇妙的宇宙,吸引着我不由自主地投身其中,去探寻那无尽的奥秘。  那澄澈的眼眸,宛如两颗璀璨的星辰,即便在最黑...

  • 今年的正月,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我与二哥去看望堂舅。回家的路上,兄弟二人边走边聊。突然,有人用纯正的“普通话”尖叫:“九满!这不是九满吗!”那声音就来自我...

  • 小时候,我特别崇拜二哥,觉得他很有本事。他不是村里的大嗓门,也不是田间的快手,但在家族的众多成员中,他始终如一地散发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,无论走到哪里,他都会用他的文化底蕴和...

  • 网遇

    2024-03-15

    那年春天,在网易博客,我结识了一位来自老家南县的博友。她叫雯儿,在县一中从事语文课的教学工作。雯儿是一位勤劳的写手,日志突破百篇,一篇一篇读来,低唱轻吟,便给我琐碎的生活注入...

总:370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