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$r[firsttitle]!=='0') { $tj=''; } if($r[titlepic]!=='') { $img=''; } $listtemp='
  •   一、老丈人要把儿子该出的彩礼钱加在女婿头上 豹溪河上的滩多,其中有个滩,常年都棲息着一大群白鹤,人们就叫它白鹤滩,滩旁有座桥也叫白鹤桥,桥西端那村也叫白鹤村,也不知是哪...

  • '; if($r[firsttitle]!=='0') { $tj=''; } if($r[titlepic]!=='') { $img=''; } $listtemp='
  •        自2016年初,我受邀在江西省美术馆参加“远方的呼唤”栾布油画作品展开幕式,并参观欣赏了他的油画作品后。一直没有太关注栾老师的创作动态,前几天在微信朋友圈中。看到了他最新艺术创作的专题报道后,他的相关信息,又一次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和热情,相隔不到五年,网上搜到他的油画新作就有百幅之巨,且不少是鸿篇巨制的群像画作。绘画题材也从主题《家乡》、《西藏》、发展到《新疆》、《历史》等系列作品。        栾布老师善于掌控大画面,这在画界是人人皆知。行内都有一个共识:绘画中人物难画,画群像更难,画...

  • '; if($r[firsttitle]!=='0') { $tj=''; } if($r[titlepic]!=='') { $img=''; } $listtemp='
  •         我们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文/苏琉璃     一年四季,四季更替,每到一个冬天就会让我有一种,过往已过,重新来过的感觉,的确过去的就是过去了,我们永远不可能回到过去,也无法弥补曾经,给了无能为力最好的诠释。    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很重要的人,那种无论如何也绝不会担心离开你的人,没有谁可以永远陪着谁,就像你坐公交车一样,每到一个站点总是会有新的人出现,同样也会有人离去。      愿多年以后你我,依旧如此,那颗初心还在。      我总是觉得我们这样的...

  • '; if($r[firsttitle]!=='0') { $tj=''; } if($r[titlepic]!=='') { $img=''; } $listtemp='
  • 一、山间有好水,平地有好花 蔺家坡上有一条不大的小溪,当地人叫它蔺家溪,溪中的水明澈透亮,缓流处还有鱼儿悠游。这坡上虽有葱翠的林木,却也没荫得住那潺潺的流水。那溪流不大,却是终年不断,哪怕是坡下的井水都干了,那溪水也还在不停地流着,只是那潺潺的流水会变成涓涓的细流。那溪水味道甘甜,爽口润喉,清咽益胃,是真正的山泉水,好水!还真是‘山间有好水’。那溪水顺着坡势流经张家坪,再流入了豹溪河。 张家坪就在蔺家坡的坡脚下,也叫张家村,村里有个十八、九岁的姑娘,叫张元惠,长得胖胖的,由于个高,那胖也不太显得出来,...

  • '; if($r[firsttitle]!=='0') { $tj=''; } if($r[titlepic]!=='') { $img=''; } $listtemp='
  •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窗前的树       农村人常说,立秋后十八天底火,意思是说立秋过后十八天天气便不再炎热,而是进入凉爽宜人的秋天。这话说的还真是至理名言,今天是处暑后的第六天,天气真的很凉爽,窗外秋雨骤歇,凉风习习,都梁公园不时传来一声声咕咕鸟的鸣叫,提醒人们秋收即将来临;不知名的秋虫在我窗下呢喃,若有若无。可这样宜人的气候,却冷却不下我烦躁的心情。       窗前这棵槐树十分高大。树身合抱粗细,树皮墨黑...

  • '; if($r[firsttitle]!=='0') { $tj=''; } if($r[titlepic]!=='') { $img=''; } $listtemp='
  • 春天的雷很响,震得我们这些小女孩晕头转向。天空老是阴沉着,淅淅沥沥下着雨,却也浇得屋前的白玉兰花越发的洁白娇艳。那是母亲种下的,是丛簇生长的那一种,细长的叶子向四面张开着,拖了一地;开的花雪白雪白的,香气袭人。那时父亲在很远的大城市,母亲常常清晨起来摘一朵插在发梢上,给她劳苦的生活带去一丝芳香的滋润。 我也常常早早起床去看它。我是它的保护神呢,我可不准让谁弄坏它或偷摘了去,那我会把他(她)提着扔到后山去;除非隔壁大爷家的两棵桔子树结了果子抱一把过来,并且能够诱得我馋水四溅,我才考虑等母亲不在时偷偷地摘一...

  • '; if($r[firsttitle]!=='0') { $tj=''; } if($r[titlepic]!=='') { $img=''; } $listtemp='
  •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都梁之秋    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盱眙县第二中学   朱永抗 人人都说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,天堂有多美,我不知道,因为没去过,苏杭有多美,我略知一二,的确很美。但我仍然要说“南有苏杭,北有都梁”。我不说都梁一年四季美不胜收,也不说都梁千古风流华章曜世,也不说淮河浩荡千里泽被乡民,但那都梁之秋的一日,便让人恋恋不舍,久久萦怀。        秋风在树梢起舞,晨曦划过茫茫天际,都梁公园不再沉寂,慢慢变...

  • '; if($r[firsttitle]!=='0') { $tj=''; } if($r[titlepic]!=='') { $img=''; } $listtemp='
  • ...

  • '; if($r[firsttitle]!=='0') { $tj=''; } if($r[titlepic]!=='') { $img=''; } $listtemp='
  •   一、妩莜应闺密约,参加了智序公司举行的酒会,酒会上她认识了位大叔。他很高大,且有绅士派头,他向她伸出手来,想邀请她跳一曲。“我不太会。” 她有点怯生,他很热情。“没关系,我带你——” 他很会带,她也感到很轻松,他们连着跳了三曲,她还是显得有点累,“要不要歇会?” “不了,我得回家看看我妈,她有点感冒。” 他叫来了他的司机老王,“你送送这位小姐回家——”<br/><br/>  “喂!你到家了吗?” “你谁呀!” “武智序,就是刚才和...

  • '; if($r[firsttitle]!=='0') { $tj=''; } if($r[titlepic]!=='') { $img=''; } $listtemp='
  •       近期每到晚上,看完新闻联播后,我会热切守候在电视机前,等待央视一台08:06的重大历史题材影视剧《觉醒年代》的播出。这是我继年前观看热播的《跨过鸭绿江》后又一部热恋狂追的电视剧。每当观赏时都会有热血沸腾,久难平静的感受。       电视剧《觉醒年代》引发追剧热潮,观众点赞其为“少有的具有思想深度、历史深度、艺术深度,是集思想、艺术、观赏为一体的好剧“。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。《觉醒年代》超过3亿的播放量开了一个好头,必将成为经典,它带领我们走进历史,感知时代。       《觉醒年...

  • ';
总:271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