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致女子之石评梅

推荐人: 来源: 美文阅读网 时间: 2015-03-19 17:51 阅读:
  走也不走的,我奔忙的跑着,怕是这样能产生些温暖。太阳像是冻在冰窖里一样,散乱的光洒在这样天宇里,一点也没感觉到热度,亏了是个白昼,才证实了它是夕阳高悬。风也似刚放出冰箱的冷,割得人生疼,原来冬却也是这般寒凉!

  也在这寒凉的冬日里最是使人记惦的也就只有梅花瓣瓣,一次次雕烙在人们的心坎深处的岩壁上。寒而梅香才是最深邃的吧!不知是梅花选择了这寒凉还是这冰雪给了梅花一个灿烂的透彻。喜欢上了梅花,在那样雪花飞舞着透亮里,不消那样费劲的去辨认个究竟,在这冷冷寒凉充斥着你神经的刹那,留着一缕香的空白,哪管她是出墙的莞尔,还是茫茫雪色里的暗香来袭。世人多爱梅,或许是因为在冰凉之上沁透着的暗香风骨,于我,爱之。

  因爱慕梅花之俏丽坚贞,故取笔名为评梅,在那个冬的寒凉里细细的品味着这淼淼之沁香,侵入人的心灵深处,然后开出坚贞不屈的诗意人生。

  生在北方的城,家庭的殷实,不会在意人间的冷暖箪食,聪慧的女子注定自幼便得家学滋养,耳濡目染,喜欢上了文字的斤两,造就了她深厚的文学功底,父亲为她发蒙,授之以“四书”、“诗经”。后来,石评梅先后就读于太原师范附小、太原女子师范,成绩优异。除酷爱文学外,她还爱好书画、音乐和体育,是一位天资聪慧、多才多艺的女性。

  有人说过,女子不要太有才华,才华会凋落那正璀璨着碟舞。也许他说的对吧,天长地久的在天地銮舆中看破苍穹夕阳彩霞,地老天荒然后安然的离去,未尝不是生命完美的归终。可是,生命之短暂如蝼蚁未尝不能给生命染上最灿烂的色彩,或许这色彩还会是那样的深刻的被眷顾着。短短的二十六年,年轮的纹痕也不过是浅浅的一笔,然而多少人或无缘由的就是痴迷着就是着就是淡淡的纹痕,这吻痕里深邃着的梦还有叩进心坎上的声响。

  她是蝶吧,在飞翔着的眉宇里,在撞上了时光这面墙的时候,多么硬实的心呢也变得那么容易被侵蚀,凡有才华的人天生就对另一个有才华的人所吸引,就像磁铁一样的无所顾忌,就像吴天放的无意闯入,风流倜傥终也附带着不能抛弃的垢厚,清醒过来后就会察觉到撞上墙帷后棽棽的疼。离开,让心疼的不那么碍着自己的眼帘,至少可以止住愈流着的泪。

  或许每一个受过伤的人都有渴望一个能读着“说不出的悲哀”文字的人,明明已经悄悄的滋润着那块寒凉着了一冬的土壤,却不依不饶的沉睡在冬的冰窟子里,冷冷着的唏嘘,悲哀着看着这夜的逝去。

  “满山秋色关不住,一片红叶寄相思”,又是这秋,总是躲着那么多的心,一片红色的落叶子,竟能那么沉,沉的可以压得人都喘不过气来。即使是一封信也是那么的暖阳,信很轻,很薄,拆开来的时,寥寥字句,惹得人心凌乱又波涛汹涌。不知道鸿书两端等待着的人是怎样的纠结着,是喜悦的茫然,是恐慌着来之突兀,或是太过在乎给予的伤害,犹豫再三又何妨?狠下心来的温柔终是碎碎阴影,“枯萎的花篮不敢承受这鲜红的叶儿”颤抖的手写下的文字终是泪是满眼,自古以来,多情总被无情恼,思念成疾,躺在病榻上的时候才知道彼此心里装着的人,一样的憔悴,如叶般哭丧着。

  想来像冰雪一样,那该是多么的纯洁、也或是那样才是她们渴望精神世界里最高的崇尚,一个是隐藏着很深很深的冰样的冷,一个是飘忽着很美又沮丧着的雪舞,南北各飘零,想要温存彼此又害怕靠的太近,所以她们彼此担心的快乐着,幸福的微光是那萤萤的飞火。“以后,南北飘零,生活在奔波之中,他甚至连礼教上应该敬爱的人都没有了!”石评梅憎恨自己是一个狰狞的鬼灵,一个害人的女狐,悄悄偷走了高君宇的心后,又悄悄溜走了。终究是恨伤纠结,或许像冰雪那样的友谊才使人心安吧!

  他说:“我是有两个世界的,一个世界一切都属于你,我是连灵魂都永禁的俘虏;为了你死,亦可以为了你生。在另一个世界里,我不属于你,更不属于我自己,我只是历史使命的走卒。不如意的世界,要靠我们双手来打倒!”“你的所愿,我愿赴汤蹈火以求之;你的所不愿,我愿赴汤蹈火以阻之。”被拒之心门之外,就是一扇门的距离,而两个人就在门的两端呆呆的望着,对视着的人心是多揪着着,终是不肯抖动苍白的手,将门打开,然后踏出门扉迎接那早已滚烫的热泪。守着“冰雪友谊”,两个人的心无时无刻不被一种无处释放的感情烧灼着。

  在广州的街上,他买了两枚洁白、清冷的象牙戒指,大的一个自己戴上,小的一个连同几颗在战斗中的纪念物:被子弹打碎的车窗玻璃,一起寄给了石评梅。他说“爱恋中的人,常把黄金或钻石的戒指套在彼此的手上以求两情不渝,我们也用这洁白坚固的象牙戒指来纪念我们的冰雪友谊吧!或者,我们的生命亦正如这象牙戒指一般,惨白如枯骨?”象牙的惨白如枯骨,是这般的经历着磨难!骤是那样的惨白,怎也叩不破那薄如蝉翼的纱,那样痛苦怎奈何?

  相知何其难?相守又是那样的不易得,或是来不及的相守,我们的命运就像红叶一样飘零,象牙一样易碎。心坎才刚刚迈出春天,却不知北方的春天总是那么短暂,秋凉,凉透了心,凉透了两个人世界,懊悔又是无可奈何天?行行泪垂或许也只有陶然亭的飞雪才懂得。

  玉薇的清幽,微醉之后思想着的泛滥,醒来之后原来尽是惆怅惘然,秋来一片红叶心坎似那飘零着的熏晕,最后闪现的一幕,夕阳斜下投射着烟霞余影,仿佛是那红粉色骷髅一样狰狞,尽使人肠断心碎泪也成冰,凉透了心。回想着无穷红艳烟尘里的景致,归来,在深夜里独自儿絮语涟涟,躺下入眠后梦呓声,偶然间草燃着了飘飞着的雪夜,恍惚间爆竹声中除夕将至,没由头的低头怅望水中明月,悠感灰烬连连,苦殇了佳人才子!

  君若离去,佳人怎能安居于世?都是忧忧郁郁,这种情来得太难太晚,去之又是那样豁然间的畅快,忧伤成了那北方城里伶俐着风。哪管怎样在墓畔撕心裂肺的哭诉,岂能找得回安康完整的象牙、红叶呢?

  “我是宝剑,我是火花。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,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。”生的那样的艰难,死的又那样迅忽,来不及紧贴着时光的温暖,给躯体一丝丝的温度,就像一阵风一样的飘过,独留喟叹!瑟瑟冷风呼啸而过,幸而幸之,也就如那“生不能同宗室亲,死但求为同穴鬼”一样的如愿,仅此的温暖,也给这短短的心灵一些安然!

本页面《精致女子之石评梅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精致女子之石评梅

本页地址:/meiwen/2674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
美文网 欢迎你在次来访!

点点更健康

点点更健康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