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晨歌

    2020-05-26

    晨歌   常言道:生命在于运动。   当晨曦从窗隙中轻轻地流进房间,你从飘渺而遥远的梦境中醒来,而后你会怎么办呢?   也许,你会惬意地伸伸懒腰,扯扯被头,蠕动一下身体躺得更舒服一些;   也许,你心滿意足地又闭上眼睛,希望能再次回到那旑旎的梦幻之中去,哪怕只有短暂的五分钟;   也许,你耳听着孩子稚嫩的呼吸,手轻柔地抚摸着妻子滑腻的胴体,让宁静和温馨笼罩全身,静静地享受着这人生的幸福。   哦,但是,朋友,起来吧,到室外去吧!你应该去跑步,去打拳,去运动!   当你呼吸到清晨那沁人肺腑...

  • 风筝

    2020-05-25

    风筝   春日明媚,和风徐吹,湛蓝的天空中只有几丝游云,河滩的草地已泛出新绿,草尖随着轻风柔柔地摆动。   十几只绚丽多姿风采各异的风筝争先恐后地升上半空,在天地之间快活地翱翔。有花鹞有沙燕有蜻蜓还有一条大鲤鱼,它们一会儿悠然自得闲庭信步,一会儿昂头向上追风逐云,摇头摆尾翻身打滚,十八般武艺尽情施展,极尽飘忽之能事。   我凝望着天空,让自己的思绪随着风筝游走。   风筝总是奋发向上的,它必须迎风而升,博击长空,才能直上轻云拥抱蓝天。人也象风筝,可以没有金钱,没有地位,但是必须有希望有追求,“...

  • 再看《叶塞尼亚》   第一次看墨西哥影片《叶塞尼亚》,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,不曾想到那个长满仙人掌的国度,居然能够拍出这么好的片子。我第一次知道了世界上还有吉普赛这样一个民族。吉普赛女郎的能歌善舞、善于算命、以及精于梁上君子的手段,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那时候,我的注意力都放在女主人公叶塞尼亚的身上,她那充满野性的热情活泼,她的执着、勇敢和放荡不羁,她的卷曲如瀑布般的浓密黑发,她的艳如玫瑰花瓣般的红裙,她的火辣中带着娇媚和倔强的眼神……总之,她的一颦一笑,都陶醉了我那被禁锢的心灵,轻易地拨动了我的...

  • 玉兰花语

    2020-05-23

    玉兰花语   下了几天的雨,我整天呆在房里上网,几乎都变成宅男了。今天放晴,出去走走,忽然一股馨香飘来。这种香不同于浓郁的牡丹花香,也有别于沁人心脾的玫瑰花香,而是淡淡的,若有若无时隐时显,走远了,也就消散在空气中了。不经意抬头一望,就见小区路边的玉兰树的叶丛中,开了大朵的花,迎风摇曳,神采奕奕,美丽至极,哦,原来是玉兰花香。   玉兰有很多品种,我这个小区栽的是广玉兰。开花很大,形似荷花,故又称“荷花玉兰”。根据植物学资料,广玉兰花期为5—6月,果期9—10月,常绿乔木,树势雄伟,适应性强。 ...

  • 东山的枇杷熟了   太湖的东洞庭山(苏州人简称东山)出产丰富,尤以茶叶、枇杷、杨梅、板栗为著。五月中旬至六月上旬是盛产枇杷的季节,我们全家三人与女儿的一位同事,决定去东山的农家自摘枇杷,体验一把采摘的野趣。   车沿着东山西岸南下,右边是银光闪烁的太湖,左边是层峦叠翠的丘陵,真是风景这边独好!小山坡上漫山遍野都是硕果累累的果树,金灿灿的枇杷挂满了枝头,暖色调绘出了东山人丰收的喜悦。在陆巷古村附近下车,时已近午,我们决定先进餐再去采摘。   我们四人在严氏农家乐餐馆点了一份“美团”的套餐,138元...

  • 再游花溪谷

    2020-05-14

      春姑娘迈着轻盈的步伐,翩然而至;我推开心灵的小轩窗,清风徐徐,迎面扑来,鸟语花香,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!嗯,是该出去走走了。3月24日下午我再次驱车来到已经阔别半年的花溪谷。春...

  • 故乡的初夏

    2020-05-09

    ...

  • 神奇的含羞草   今天是周末,时令已到深秋,红衰翠减,百花凋零,触景生情,忧愁缠绵,但一缕明媚的阳光透过静静的窗棂直射书桌,让我倍感亲切,起身追寻暖阳,看见阳台上久违的含羞草,记忆的闸门如潮水一般,一下子就打开了,思绪翩跹,感慨万千。   记得那是在十几年前的老家,我特意从朋友那里要来含羞草的种子,清明节前后把它种在门前的一排花盆里,一场绵绵春雨之后,居然发芽了,我喜出望外,几乎每天都要去看一看,顺便给它浇点水,每周施一次肥。朋友说,我对待含羞草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心地呵护着。   ...

  •   故乡的老屋   中秋临近,又是一个辗转难眠之夜,皎洁的月光敲打着无眠的窗棂,如轻纱似的照在床头,撒下碎地银花。凉风习习,思绪翩跹,时间如同一位俏丽的佳人,拂袖而去,徒留阴雨霏霏的乡愁。   翌日,我来到了阔别多日的故乡。九月的天空白云朵朵,悠然远去,芳草阑珊,容华淡伫。   孤独的老屋在竹林的怀抱中飒飒作响,两鬓已经斑白的母亲坐在门槛上缝补衣服,门前鸡鸣犬吠,高大的苦楝树上小喜鹊在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。前院的一排火红的鸡冠花如同一把把小扇子,在绿色的狭长的叶子映衬下,伴着灿...

  • 漫游枫树林

    2020-05-02

      深秋将至,一股瑟瑟的秋风撩拨着江边行人的心,一片片枯叶翩然落下,啊!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不禁吟诵起杜甫的两句诗: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”是啊,人生苦短,岁月无情,红尘中,蹉跎岁月的我已过不惑之年,正如这飘零的落叶,一种失落之感油然而生。   “呜——”江上轮船汽笛声打乱了我的思绪,我抬头望去,对岸一片火红,在秋阳的映照下如染上了一片晚霞,绚丽夺目——我猜想那一定是一片枫树林。   于是迫不及待地渡过长江去寻找我心中的火红。来到江南,远远看去,沿江的枫树林如一条巨大的火龙,...

总:219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