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  几场细雨过后,天气突然变得热,我的衣衫被这突如其来的热变的单薄,这时我才察觉到我的春不见了,忽然我乱了......    很久以前有人跟我说春是冬的下一个季节,冬天里万物在等待这春,期盼这春,憧憬这春,梅是它们中的个急性子,春还没来它就忍耐不住绽放了一朵朵白中泛红的花瓣,挂在枝头,偶还有花香袭来。    第一次亲眼见到春时,是在除夕夜的前些天。 那时的我为了抵御凛冽的寒风,还穿着厚厚的棉袄,走起路来像一只企鹅似的。后来它来了,被凛冽的寒风看到了,从此变的温和;被光溜溜的花枝看到了,从此绽放了花...

  • 深夜 我的心中涌起想念 重新翻看你的照片 一张 你面无表情 窗外深不见底的夜空就是这样 我看着它,它视而不见 一张 有着淡淡的微笑 我感到沐浴在春风中了 我看到野草随风向我迎来 我明白 孟夏已至 你不能再给我清风 你需要在夏天绽放 南方沉闷着迎来孟夏第一场雨 窗外年迈的橙树 已无力爬上我的窗 他肃穆地立着 准备迎接夏日的烘烤 河岸的垂柳仍是谦卑地弯着腰 旁边就是河流 他不怕阳光照得自己脱水 他怕河流沸腾 自己被蒸气焖熟 野草沉醉于风中 ...

  • ...

  •      沉湎与文字,只是把梦想堆砌,无边的思绪在指尖流溢,挥洒出朵朵心莲。眷顾的年华,藏在夜里细细咀嚼,随意铺叙,在浅浅岁月流光之中,铭刻一段心音。   ----------题记     一半春花,一半秋月,一半明媚,一半忧伤,一半喧嚣,一半沉寂。生活总是这样跌宕起伏,此生彼长,来来往往,看似无常,却是有常。它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,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差,我不也是每天都矛盾地向前走吗?试图掌控命运,到头来却总被命运捉弄;试图探讨人生,到头来却发现人生如梦;试图张扬个性,到头来却往往被群体同化。“人生不如...

  •       韩达峰一早接到数学老师李梓的电话,说马上面临期末考试,初二(5)班数学进度跟不上,想要上午第三节美术课让给她。韩老师开始有些顾虑,告诉李老师:“招呼打得太晚了。我已通知学生带好美术工具;再说学校教学管理比较严格,一旦发现老师擅自私下换课,影响不好”。李老师并未放弃且苦苦相求。“看在我们长期搭班的份上,你就高抬贵手帮帮忙”。话说到这个份上,如果韩老师再拒绝,就会显得不近人情。于是便答应了。并反复叮嘱李老师最好向教导处通报一声,按时上课,给学生讲明原因。李老师 一 一 作了应承!还不忘讨好地对韩老...

  • 悠悠千灯古镇   我到过三次千灯镇。   千灯是苏州的一个古镇,也是中国魅力名镇,原先称千墩,因发源于太湖的吴淞江沿岸有土墩999个(这些土墩是战国时吴越开战阵亡的将士合葬墓),而第1000个土墩在昆山南面15公里处的吴淞江支流旁,这个土墩现称作“少卿山”,这条支流称作“千墩浦”,附近的小镇理所当然地取名千墩镇了。1966年小河和小镇均改名千灯。   千灯浦为南北走向,从古镇中间流过。在古镇范围内的千灯浦上有一新三旧4座石拱桥,自北向南是:永福桥、恒昇桥、凝熏桥、种福桥。南、北两座桥为单拱,中间...

  • 我的奶奶

    2021-04-18

    乌蒙山脉,地处云贵高原东北,横亘在金沙江与北盘江之间。山势巍峨,气势磅礴,绵延数百里。   大山的深处,村舍星罗棋布,依山傍水。   小时候,听着祖辈们的故事,憧憬着外面的世界。后来明白,大山的外面,还有大山。   在懵懂的年纪,听奶奶讲过许多鬼怪故事,害怕得难以入睡。尽管故事情节有太多的巧合,却常常信以为真。   奶奶说:“她时常看见一个人影沿河而上,身披麻布,臂挽黑纱,头顶白帕。”听她这么一说,简直就是“黑白无常”的化身,不禁让人毛骨悚然,头皮发麻。   奶奶走两步,那人...

  • 雨一直下

    2021-04-17

    床头柜上的闹钟时针已过十二, 意味重复着的第二天来临了。 我半身缩在被窝里,扔去那应试教育的任务。 聆听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。 新的一天小雨转中雨,可那惹人厌的雨滴,也随人们进入梦乡了。 我深知这个时间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清醒着,自从房地产商进入这个小城市,每天都有人被栓在半辈子的房贷上,将来,我也会像他们一样向生活妥协吧? 我多希望一觉醒来时,雨下完了。 可清晨的雨水总像我一样被闹钟吵醒,像这里的大多数人一样不知疲倦。 我准备出门时,雨便开始了它的辛勤劳作——阻碍人们工作。 工人...

  • ...

  • 固执

    2021-04-13

    茶叶放多了   加开水也没用   味道变了   说什么都不再喜欢        放弃了的人   别再谈起过往   沧海桑田   早已经过了这道坎...

总:335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