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 笔者在2021年10月22日发表的“读《曾国藩》与《冰鉴》拾穗”一文中曾说,笔者不必在此贩卖心灵鸡汤,更不妄图充当“教师爷”去感染别人,但却乐于将曾国...

  • 小时候大家生活都还不富裕,那时候盼过年最多的就是盼着那段时间实现“吃自由”——吃好的且随便吃。 贫穷真的限制了人的想象力。那时人们所谓好吃的,就...

  •   万物生长为春,女子青春安静。<br/><br/>  枝繁叶茂为夏,女子美好鲜艳。<br/><br/>  硕果累累叫秋,女子灿烂细腻。<br/><br/>  万里冰封是冬,女子清冷疏离。<br/><br/>  她向往离开喧嚣的世界,回到最初的田园。感受春天的风,夏天的雨,秋天的枫,冬天的雪。坐在庭院中,看云卷云舒,喝一杯清茶,赏墙角边碧绿的爬山虎,正缓缓地向上爬。<br/><br/> ...

  •   场屋初与选异才,   先生阔步上金台。   蓬山渺渺仙舟隔,   泮水悠悠讲席开。   这是元代隐士学者陆文圭一首诗的上半阕。   “泮”,西南为水,东北为墙,一半有水,一半有土。墙是古代天子诸侯举行宴会或作为学宫的宫殿,也称泮宫,水是泮宫前筑有一池,称泮池。清代称考取秀才为入泮,意即成了县学生员,进入了科考序列,后来入泮泛指入学。   苏州文庙府学的创建人是范仲淹。1035年,他在苏州知州任上,把文庙和府学建到一块,算是开了一代庙学合一的体制。到后来,中国大多数地方的孔庙或文庙(也...

  • 喝茶

    2022-01-07

    早就想写写喝茶的感受。我觉得喝茶实在是件令人愉悦的事情,想与大家分享,使“独乐乐”变为“众乐乐”,岂不更好。但一直感觉思路不是很清晰,耽搁至今。现在...

  •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,过去的一切,似乎是昙花一现,美丽的开放之后,然后再瞬间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。难以忘怀而又陶醉其中。新的伊始,新的希望,春去秋来,过了一个年头又一个的年头,回望过去,总以为,以往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艰难的趟过,都是那么的茫然,慢慢地想,微微一笑,原来,你被这个世界温暖地相待过。 很早的以前,在那阳光洒下的庭院中,胡思乱想着,认为着少了很多的人在身旁在关注着你的成长,多少的渴望最想的那个人可以出现在你的眼前,问问你过得可好,摸摸你的头,把你搂入怀中去疼惜。结果一直,这个人却极少的出现。待时光荏...

  • 红尘饮落 岁月蹉跎 天地间总在着欲望的漩涡 岁月如歌 人生起落 时光亦验证了人性的丑陋 星夜隐没 霓虹闪烁 心有阳光淡然托起璀璨星河 无论生活 如何变幻 惟愿健康凯奏一曲生命之歌...

  • 下了一场雪,好久没有看过这么大的雪了,还记得小的时候,也是下了那么大的一场雪,当时快乐的玩着雪,堆着雪人,岁月不居,时节不流。现在已经是2022年了。雪花飘飘,诗情画意,给新年增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,真的是瑞雪兆丰年。 2021年,这一年:有梦想,有遗憾。心里有着那一团火光,投以了热忱,投以了希望,但却看着别人都牵着你想要的五彩气球,但你的五彩气球呢,没有。 不是所有付出,都一定会有回报,不是所有的梦想,都可以成真。总想起了那一句不知真假的话,梦想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。等这个万一,也许真的需要等很久,...

  • 每个女人她的心中都会有自己的心事秘密,当女人有了心事,她不知找那个吐槽。 女人一直处在矛盾之中,发现自己更本没有可以倾倒心里的“垃圾”对象。家事,不能对外人道。夫妻之间的事,不能让父母晓得。 心事,可以跟谁吐槽,父母,不行,他们只会劝你要怎么忍耐,怎么过日子,不要想那些没有用的,所以说了也是白说。可以跟老公说吗?他只会敷衍的说几句,可是马上会忘的一干二净,有说等于没说一样。公婆,呵呵,那是更不可能的事,不管他们怎么好,怎么疼你,甚至把你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,那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他们,因为心...

  • 没有办法解释缘份这个东西,反正在我的心就要冬眠的时候遇上了他,感觉是用一场轮回的时间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,我并不是表演者,表演者是他,他所给的火花是绚丽的浪漫,我一直在观赏着,一直在思考着。这样的烟火瞬间,是永恒的怀念,还是现实的幻影。 真实似乎离我很近,但却又是那么的遥远。我整个人存在于表演者所布置的迷人烟雾中。这烟雾使人着迷,着迷于那些若有若无的承诺,着迷于那些冷酷背后的柔情,也着迷于那默默于此的守候。青葱的岁月,让我不知如何去诀择这一场表演的好坏,也不知如何去跟随表演过后的去留。但在这一刻,我真的心...

总:452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点点更健康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