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“还我东西。”   随着喊声传遍教室每个角落,我起身便追。正追到一个课桌的距离时,后面不知从何而来的像似钩子一样的物体限制住我前进的脚步,使我很是恼火。猛然回头看去,一只纤细的手此时却牢牢地抓住我右边胳膊上的衣服,我想挣脱,可怎么甩都甩不开。她的眼神中流露出几分得意。我感觉被戏耍了。   霎时,我灵光一闪,心生一计。用那只被她抓住的胳膊如同猛蛇缠绕猎物一般,死死的缠住了她那只抓着我的胳膊,然后用巧劲往回轻轻一弯胳膊,就使她痛的苦叫了一声。我得意的按“原路”返回胳膊时,她猛的抽回胳膊揉了揉痛处。此时...

  • 致三十的自己        我好像还才几岁,还整天在父母的庇护下天真无虑的撒着娇;我好像还才十几岁,在伙伴的陪伴中没心没肺的嬉笑打闹;我好像还才二十出头,迷茫的试探着跟这个世界交手;但,那都只是好像。并没有缅怀逝去的时光,也不是遗憾过往。只是猝不及防的,过几天,我就三十岁了,我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迎接它,它就匆匆而来。         我没有做好准备,是的,经历不同人生会不一样,有的人大概十几岁就能面面俱到,有的人三十岁了还才找寻人生目标。后者或许说的就是我吧,我很遗憾,遗憾的是这些年没有创造出本该有的...

  •        最近,因为关注家居装修的原因,“断舍离”这三个字看的不少,最早接触这叁字的时候我迷糊了一下,这应该是指三个含义相近的动作,怎么组合在了一起变成一个词语,可能又是新发明的网络用词,后来结合它运用的环境我大概了解了它的意思,然后发现生活中不少事情与这个词惜惜相关。        人总是不知不觉中拥有了许多不常用的物品,也许是逛街过程中,也许是在刷购物平台中,有时候明明你只是冲着计划要买的东西而去,结果又捎带买了旁边的东西。有时候不得不佩服现在的商家,现代社会商家已经将人的心理研究的透透彻彻,无...

  • 农村赶场

    2021-11-26

    倚栏独坐阁楼,忆往昔,儿时赶场的画面不禁浮现在眼前。 清晨,天刚破晓,淡青色的天空还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,一只雄厚的大手拉醒了还在梦中舔着糖葫芦的我,随即听到父亲轻呵的声音:“还在做梦呢,看你的口水都流到哪儿了,还去不去赶场了”。这才想起昨天爸爸跟叔叔伯伯们约好今天要去办年货,赶场。我立马就扯开挽留我的被子从被窝窜了出来,迅速地穿好衣服,吃了早饭,蓄势待发,只等老爸一声令下就出门。 刚打开门,一股渗人的寒意迎面扑来,瞬间充满倦意的身体变得精神起来,一溜烟儿消失在院子里。今天是腊月二十六,也是今年最后一次...

  •        昨天,2021年11月21日(周日),距离我居住的小区不到300米,一座银灰浅绿色钢铝构架的恢弘时尚、气派别致、备受关注的上海西南地区商业新地标松江印象城开业了。印象城集商业、文化、娱乐、休闲、餐饮于一身。宝可梦元素商场成为最大的亮点,漫步商场,处处可见宝可梦元素,既有宝可梦车站、宝可梦训练营等场景,也有扭蛋机、大型娃娃机等互动装置。       作为国内首个植入 “宝可梦”ip的商场,上海松江印象城四层露台上的全球唯一的10米高皮卡丘雕塑最近在当地居民社交软件中刷屏。除国内首个大型皮卡丘...

  • 如约

    2021-11-20

    一如既往,去赴一场如约而至的约会.有不知所措的期待,有黯然神伤的失落,也有难言的悲伤。就是这样我们依然如约前进,因为我们走在一条未知的路上。 最初懵懵懂懂,好似天真,初出而来的热情,总是充满着无限的希望。即便是一次失败,一点悲伤。如同没有地图的走着,在莫得的处境中寻找自己,越是寻找越是悲伤。就这样一点点皑皑的忧愁如约到来。 半明半昧,偶尔时好时坏。往日忧忧,终归相思而疾。然而心中所期却遥遥无期,终究还是没能如约到来,赴一场不可能的约会。 走着走着,发现无言是最好陪伴,期待是最佳的精神支柱...

  • 回家

    2021-11-17

    回家 正是秋高气爽,菊艳枫红,鸿雁南飞的深秋季节,我想着回家一次。家里的活该干完了吧,棒子掰了,大豆割了,花生刨了,我的爸妈早就过世了,只剩下几间老房子,不用我回家收秋了。可我想家,想回家看看。 我有一个姐姐,她家是我回家的唯一归宿。很多年不回家了,家里变了大样,四通八达的硬化路,隐去了过去熟熟悉的乡间小道,村上的老房子都不见了,盖起了商品楼。我家那三件老瓦房还在,像博物馆一间不起眼的古董,夹在商品楼的夹缝里,门锁破旧发黑,大门也脱落了,屋顶出了一个大洞,屋瓦缝里长出很多茅草。姐夫告诉我,我...

  • 残酷月光

    2021-11-09

    如果我可以说服自己,我愿意在灿烂的白昼或者安静的黑夜里,心安理得的忘记地平线上所有的不安与破灭。当懦弱变成一种习惯,当忘记变成一种超脱,未必不是一种好的生活方式,记得清楚,难得糊涂。 所以,别让我安静下来,别让我有机会琢磨寂寞和孤独,别启发我拂去心灵上的尘埃,挖出尘封的感动,别让我苦心经营的安然在顷刻间崩溃。清醒需要一番抽丝剥茧式的出落,那需要好长一阵疼痛。 现实也是一支麻醉的针剂,不如跳跳那些没有音乐灯光便显出丑态的舞,不如唱唱那些没有附和便没有灵魂的歌,不如顺着别人的喜乐,说说爱,谈谈恨,把超过一...

  • 秋意

    2021-11-08

      微风入怀,叶落惊秋。大道两旁的银杏叶捌上了金色的发夹,院子里各色的菊争相开放,我迎着清晨的日光,闻到了秋的味道。 我走在路上,秋风稀稀疏疏的拂在脸上,已凉意阵阵,褪去了夏...

  • “相识于懵懂初中,相知于热血高中,相忘于大学。” “想你了怎么办?永远别忘了还有我”,这是她对他最直白、最真挚的话,而他却深陷自我的卑微之中,浑然不理。 “师傅啊!还好吗?咋都不理我呢?”这是她时常调皮说的话,他总是礼貌性的说“没有呢”,现却心感愧疚。 “想你了,节日快乐”这是她最后的告白。而今,她已为人母、为人妻,而他却只能独自在黑暗中泣声心颤,只能将点滴回忆融入字中延续。 她,一个160偏婴儿肥,面容并不出众却烂漫笑容,不知愁为何物;他,145娇小身材,腼腆却略显风趣。初时,他与她的最多交集便...

总:277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点点更健康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